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35亿票房仅分6500万,“爆款发动机”北京文化失算威廉希尔

文|AI财经社 亓宁编辑|郭璐庆春节档大火,背后那些“押”中爆款的影视公司又被捧到“台前”。

文|AI财经社 亓宁

编辑|郭璐庆

春节档大火,背后那些“押”中爆款的影视公司又被捧到“台前”。

相比唐探系列背后等了1年的万达电影,北京文化(000802.SZ)这次似乎有了意外的收获。其作为主要投资方出品的《你好,李焕英》不仅口碑爆棚霸屏微博热搜,单日票房也连续反超《唐人街探案3》。节后首个交易日(2月18日),A股影视股集体大涨,其中北京文化一字涨停,19日再次大涨7.36%。

在此之前的两年时间里,影视行业日子不好过众所周知,遇上疫情之后资本市场更是“用脚投票”。期间北京文化过得格外艰难,先是曝出23.06亿的业绩大雷,又被举报财务造假,之后遭证监会调查、“踩雷”郑爽代孕风波、贷款逾期……股价从2019年初的高点15.17元/股最低跌至4.15元/股,跌幅超过72%,60多亿市值蒸发,近7万股东被套。

随着贾玲导演的《你好,李焕英》成为春节档“黑马”,市场对北京文化借此翻身的期待越来越高。截至2月19日24点,这部电影累计票房已经达到35.37亿元,距离《唐人街探案3》仅3亿之差。

但《你好,李焕英》显然还救不了北京文化。在复杂的票房分账规则下,北京文化目前能从中分到的收入只有不到7000万元,但公司当前面临的资金窟窿要比这个数字大得多,而财务造假质疑、ST风险、股东分歧都是悬在北京文化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作为国内传统影视公司的重要代表,北京文化曾经也押中多个爆款,并在董事长宋歌带领下开国内保底发行先河并大获全胜。但为何这样一家频频生产爆款的影视公司不仅没能借助爆款一骑绝尘,反而深陷治理困局?如果贾玲救不了北京文化,这家昔日“爆款发动机”会如何自救?

最强春节档唤醒影视股

在“就地过年”的倡导下,2021年春节档电影票房好的出乎意料,一众影视上市公司在港股和A股市场上演股价狂欢。

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截至2月19日24:00(下同),今年春节档7部电影累计票房已经超过92亿元,创下历史之最。如果只看除夕到大年初六的数据,全国电影票房也达到78.22亿元,超过2019年创造的59.05亿元春节档票房纪录。尽管票价上涨遭到不少网友吐槽,但1.39亿观影人次还是比2019年同期增长了20.87%。

影院终于迎来了所谓的“报复性消费”,影视公司成为最大赢家之一。春节档7部影片中,参与出品、发行的企业中仅上市公司就有10余家,包括万达电影(002739.SZ)、中国电影(600977.SH)、北京文化、华谊兄弟(300027.SZ)、猫眼娱乐(01896.HK)、阿里影业(01060.HK)、华策影视(300133.SZ)、横店影视(603103.SH)、哔哩哔哩(NASDAQ:BILI)、光线传媒(300251.SZ)、英皇国际(00163.威廉希尔HK)等。

以《唐人街探案3》为例,38亿票房背后有30多家影视公司等着瓜分蛋糕,其中制作方为壹同(天津)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壹同),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下称万达影视)、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电影)与北京壹同传奇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共同出品,另还有上海淘票票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下称淘票票)、天津猫眼微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天津猫眼传媒)等25家联合出品方,发行方除万达影视与五洲电影发行有限公司(下称五洲电影)外,还有14家联合发行(发行与出品或有重叠)。

展开全文

这部IP系列电影由陈思诚导演,因为疫情从去年春节档“压”到了现在。期间,《夺冠》(原名《中国女排》)、《姜子牙》、《急先锋》等原本定档2020年春节的电影作品相继转战国庆档,而徐峥的《囧妈》则作价6.3亿早早卖给了短视频平台,《唐人街探案3》却选择了“按兵不动”。尽管上映后口碑在历时一年的高期待中不断滑坡,但票房还是证明了陈思诚对下沉市场的信心。

从2010年电视剧《北京爱情故事》拍摄期间万达入局新丽传媒开始,陈思诚就与万达电影紧紧捆绑在了一起。这部陈思诚自导自演的作品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背后投资方新丽传媒与当时的乐视网从中获益不少,万达也尝到甜头。后来陈思诚成立上海骋亚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骋亚影视),万达全资持股。此后,陈思成的电影版《北京爱情故事》和唐探系列1、2为万达影视贡献了大部分收入,但仍挡不住游戏、并购等带来的亏损。2020年,万达电影(预告)归母净利润亏损61.50亿元-69.50亿元,加上2019年的47.29亿元,万达电影两年亏损超过110亿元。春节档成了万达电影翻身的关键。

同样亟需爆款“救命”的还有深陷困境的北京文化。相比已经IP化的唐探系列,贾玲这场“惊艳”的“处女作”对北京文化可能只算一个“意外”。有报道称,该片最初本为恒腾网络子公司儒意影业独家投资,北京文化后续获得大比例份额转让,而在口碑反转之前,市场对其票房预期在18亿元左右。

除北京文化、儒意影业之外,《你好,李焕英》的出品方还有天津猫眼传媒、阿里影业、新丽传媒,以及贾玲旗下的大碗娱乐等5家企业,联合出品方更是多达17家,包括中国电影、华谊兄弟等。北京文化虽也参与该片发行但并不在4家主发行方之列。

对于这块蛋糕北京文化能分多少,市场颇为期待。2月18日晚间,北京文化公告称,截至2021年2月17日24时,公司来源于该影片票房的营业收入约为6000万元至6500万元(最终结算数据可能略有误差),该影片其他收入因还在上映中暂无法估计。

值得注意的是,公告也坐实了北京文化保底发行的传言,公司称已经委托第三方公司进行保底发行,保底票房收入为15亿元。这也意味着,该片票房收入超过15亿的部分对北京文化已经影响不大。

2月19日,不少影视股出现回调,北京文化涨停开盘后很快开板,股价全天窄幅震荡,最终收涨7.36%,股价报6.71元/股,总市值48.04亿元。

35亿票房仅分6500万,“爆款发动机”北京文化失算

电影蛋糕不好分

与此前多数券商分析师预测的分成数据相比,北京文化从《你好,李焕英》中分得的票房收入明显偏低。约35亿票房,北京文化作为主控方为何只能分到6500多万?

正如上文提到的,几乎每一部电影背后都不止一家企业等待分成,复杂的电影产业链会将简单的票房数据分割得“面目全非”。在国内电影行业中,电影产业可以分为基础设施、出品制作、营销发行、院线排片、影院放映等几个大环节。

在中国电影的财报中可以看到这样一句话:公司旗下的中影基地是亚洲地区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设施最完善的影视制作基地之一。AI财经社了解到,在国内比较知名的影视基地中,与上市公司有关的还有横店影视母公司横店集团旗下的横店影视城、华谊兄弟旗下的华谊苏州影城等等。以中国电影为例,虽然这部分业务占比较小,但因为不参与票房分成,为公司提供的现金流相对稳定。

在影片的出品制作环节,又可分为投资、剧本开发、立项和电影生产等多个流程。随着大众口味的变化,打造爆款的不确定性也在增加,IP化成为不少影视公司的选择。除万达电影的唐探系列外,光线传媒的《哪吒》、《姜子牙》,北京文化的《流浪地球》、《战狼》都是这一模式的代表,而华谊兄弟仍然以绑定导演的模式著称,但也面临更大的挑战。

随着互联网尤其移动互联网的兴起,电影的宣发也发生了较大改变,手握流量的影圈新势力猫眼电影、阿里影业等给传统影视企业带来了合作机会,也产生了巨大挑战。而相比拥有自有院线的中国电影、华谊兄弟、万达影业等传统影视企业,光线传媒、北京文化等在院线发行过程中只能依靠优质内容,在收入上也很难依靠影院放映带来的稳定收入。

回到最重要的问题:票房分账规则。根据业内公开信息,一部电影总票房中扣掉9%左右的特别影业税、电影事业专项基金等项目才是可分账票房,其中电影院及院线大约要提留57%,剩下的才是发行与制片方可分票房,一般制片方会拿到大头。

以《你好,李焕英》为例,根据灯塔专业版实时数据,目前35.37亿元累计票房中分账票房大约有32.34亿元可分账票房,其中片方分账约有12.75亿元,占比约为39.42%。作为主控方,北京文化此次保底发行显然有些“失算”了。

随着部分电影投资资本加大,保底发行成为很多投资出品方的选择,即发行方和制作方约定一个票房数字,即使没有达到发行方也要照约定数额分账给制作方,超过约定票房部分则发行方会获得更高分成比例。

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是国内电影保底发行的先行者,公司曾在《心花路放》《战狼2》进行保底发行并大获成功,其中《心花路放》在2014年为北京文化带来了1.91亿元收入,当时该片总票房只有11.69亿元;《战狼2》总票房56.94亿元,带给公司的收入高达3亿元,均与此次保底收益差距悬殊。看到日前公告中的数字,有网友调侃:北京文化这次押爆款“押了个寂寞”。

内部治理复杂化显现

除前述两部影片之外,北京文化先后押中了《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流浪地球》等多个爆款影片,其中《流浪地球》最终票房成绩高达46.55亿元,公司从中分得的收入为6.3亿元(扣掉成本实际收益不足3亿元)。但就是这样一家又稳又准的“爆款制造机”,却在财报上难有起色,2019年更是曝出23.06亿元净亏损,去年继续亏损(预亏)6.4-7.9亿元,“ST”压力面前6000多万票房分成可谓“杯水车薪”。

从旅游主业转向影视业的过程中,北京文化加入了当年的并购大潮,仅2014年就发起了包括世纪伙伴、光影瑞星、星河文化、艾美影院等多起传媒并购,账面商誉在2016年达到15.87亿元高峰。2019年巨额亏损中,有22.47亿元资产减值损失,其中接近15亿元是世纪伙伴、星河文化业绩下滑计提商誉减值所致。这一年,北京文化亏掉了2009年以来10年内的全部利润。

并购不仅埋下商誉之雷,也让内部治理变得复杂起来。去年4月29日,北京文化发布巨亏年报当天,公司前副董事长,世纪伙伴前法人代表、董事长娄晓曦在微博实名举报北京文化涉嫌财务造假,内容包括:“通过资金体外循环的方式帮助星河文化进行财务造假”、“通过股权投资基金作为资金通道,进行利润回收向上市公司输送业绩”、“挪用上市公司资金让关联方协助摩天轮完成业绩对赌”。同时,娄晓曦还举报公司高管宋歌、张云龙涉嫌违规披露及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等多项犯罪,并表示举报已被北京证监局受理。

对此,北京文化火速回应称举报系诋毁污蔑,且娄晓曦因涉嫌挪用资金罪已出逃海外,北京市朝阳公安分局已于2020年1月19日对其正式立案侦查。北京文化在2020年年报中也表示,2019年世纪伙伴管理中心、运营中心等人员离职,电视剧业务板块核心团队流失,核心竞争优势缺失。

关于财务造假的真实性尚难确定,但今年1月4日北京文化披露的两份监管警示函指出,公司2018年年报多计了营业收入约4.6亿元,多计了净利润约1.91亿元,并表示北京文化对子公司管理、预付款及投资款管控、项目管理等方面存在重大问题。同一天,公司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已经对公司立案调查。

去年年底,前述造假风波的关键人物、公司掌门人宋歌辞去北京文化总裁职务,但目前仍担任公司董事长。而举报人娄晓曦是公司第三大股东西藏金宝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金宝藏)的唯一股东、法人代表,同时是公司另一前十大股东新疆嘉梦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新疆嘉梦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去年全年,金宝藏与新疆嘉梦多次减持北京文化,合计套现约1.12亿元,目前金宝藏持股比例为5.29%,新疆嘉梦持股4.34%。

今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上,公司内部矛盾也显现出来。会上关于公司聘任新审计机构的提案遭到出席会议有表决权股份的84.1729%股东“反对”,对此深交所2月1日发出关注函,询问公司第一大股东富德生命人寿和第二大股东青岛西海岸是否对上述议案投反对票。北京文化曾在公告中明确指出,投反对票的股份数是1.96亿股,出席股东大会的99.1562%小股东投了赞成票(3700.80万股),只有314921股的中小股东“反对”提案。由此推断,对北京文化聘任新审计机构提案投了反对票的是其有表决权的大股东。2月9日晚间,北京文化公告将延期回复交易所问询。

今年1月26日,北京文化的资金链问题也随着一纸公告曝光,公告中提到的逾期贷款涉及本金5亿元,并表示将通过出售资产、电影项目融资等方式,全力筹措资金,缓解公司资金紧张局面。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北京文化的货币资金余额大幅减少至6377.44万元,但公司短期借款却高达89643.16万元。

有业内人士对AI财经社表示,北京文化的经营模式也为其资金不畅留下了隐患,相比万达、中影、华谊等传统同行,其在产业链上缺少其他护城河,如果不能像光线那样连续产出高质量内容,亏损和缺钱比起来后者可能更致命。

在多家券商研报中也可以看到,此次春节档让分析师对未来影视行业态度更加乐观,但更多还是看好下游院线,尤其强调产业链整合能力。

自今年1月底触及4.15元/股低点至今,北京文化股价已经涨超45%,市值增加了约18.32亿元,但较2019年初仍属腰斩,较2015年高点更是缩水近300亿元。

在去年2月11日晚间,北京文化公告称,第一大股东华力控股拟转让15.16%的股份给北京市文投集团旗下投资平台——文科投资牵头搭建的投资并购平台或指定的第三方,暗示国资即将入局。但截至目前华力控股持股比例已降至5%且全部被法院冻结,而北京国资“接盘”尚无进展,不过背靠青岛国资委的青岛西海岸在去年下半年通过公拍网司法拍卖平台,分两批以共计3.82亿元竞得北京文化7.61%股权,目前已经增持至10.87%。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pin.com.cn/2994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